省环保厅副厅长柏仇勇分析

2020-01-17 21:06

提高集中度,

现在是最好“时间窗口”

产业有序发展是目的

应探索跨区域利益分享

兼并重组之外,产业协作也不失为可行之路。近期,光伏龙头企业协鑫集团召集业内30多家企业召开圆桌会,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倡议“专业分工、科技驱动、资本联动、系统合作、合作共赢”,赢得一致赞同。“各自在专业分工中寻找合作契机,时机成熟自然会放下身段整合。”朱共山表示,这还有利于行业自律,控制新增产能。

钢铁、水泥、平板玻璃、造船四大领域,产业集中度普遍不高。“几轮调控下来,产能、企业‘越减越多’,也都做不强。”省经信委副主任高清说。

缺煤少矿的江苏,钢铁产量居然列全国第二位,省内从事钢铁冶炼的企业44家,但产能超1000万吨的仅沙钢和中天钢铁2家,全省钢铁产能70%在沿江。全省现有的300余家水泥企业,平均规模不足100万吨/年,前10家水泥粉磨企业集中度只有45%。

整合非易事,

一直以来,船台、船坞被认为是船企必备设施,但半个月前,南通太平洋海工与当地一家船厂签订了5年的船坞租约。“新建一个船坞需4-5亿元,利用闲置船坞既节省投资还盘活存量资源。”副总经理李毓宁介绍,公司此前专门收购周边一家船厂45%的股份使其作为协作工厂,太平洋海工轻装上阵,销售收入从2010年的1.4亿元逆势增至2013年的13亿元。

企业自身打“小算盘”,也给兼并重组带来消极影响。“江苏民企多,自主意识较强,不太愿意‘被整合’。”长期关注苏商群体的南京大学教授钱志新认为,“不少小老板一年挣个几百上千万,就感觉还可以”。

“行业无序竞争、企业效益不高、环境风险增多,都与集中度不高直接相关。”省环保厅副厅长柏仇勇分析,有些企业连生产经营都困难,哪有心思投钱搞环保,“兼并重组能将低效率使用的资源配置到高效率的企业,化解产能过剩是兼并重组和提高集中度的好时机”。

方式有多样,

地方保护主义和财税既得利益,仍是影响企业兼并重组顺利推进的主要障碍。

按照省政府出台的《意见》,将通过整合部分企业搬迁到沿海地区提升发展、搬迁城市钢铁企业等措施,压缩钢铁产能700万吨。“难度不小!”常熟龙腾特钢董事长季丙元分析说,江苏滨海临江,发展钢铁产业的区位、市场优势明显,钢铁被地方政府定位为主导产业。再加上江苏钢铁行业总体装备水平、效益水平好于全国,企业危机感相对不足。

即使小企业希望被兼并,也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“婆家”。在扬子江船厂董事长任元林看来,现在既要考虑产业互补性,更要从战略上布局行业产能,“没竞争力的小企业谁感兴趣?”按照他的设想,扬子江若整合一家企业,既要在高起点拓展业务,还要能提高扬子江的产能份额。

据测算,压缩100万吨规模钢铁产能,不包括土地成本,该企业建厂时投资约10亿元,目前净资产5亿元左右,企业用工约3000人。“钢铁、船舶等产能退出,对地方税收会造成较大影响,职工安置压力大,不到万不得已不愿碰。”无锡市经信委副主任崔健敏坦承。

沙钢集团重组淮钢特钢后,产值纳入苏州总部。尽管淮钢特钢年产值已破百亿,但按统计口径,淮安还是没有超百亿工业企业,这让淮安市主要领导很郁闷——社会成本当地兜底、经济效益送到外地。对此,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教授蒋伏心表示,要完善土地有偿转让、职工社会保障等综合性鼓励政策,探索兼并重组利益财税共享分成机制。

不同的整合方式,最终都是为促进产业有序发展。最近,中国联合水泥集团与江宁区9家混凝土企业合资成立南京中联混凝土有限公司,中国联合水泥集团控股55%。新公司将引进国际先进生产线,打造产值达百亿的新型混凝土企业集团,这对提高我省水泥行业集中度是利好。(黄伟)